會員:135******17升級vip,關注了奧園佛山精選資產收益權轉讓項目(50萬起投) 會員:134******90升級vip,關注了山東聊城經開置業2020年債權資產(5萬起投,1年期2年期) 會員:180******22升級vip,關注了建湖市政債權轉讓計劃一期(10萬起投) 會員:180******22升級vip,關注了建湖市政債權轉讓計劃一期(10萬起投) 會員:180******22升級vip,關注了遵義市新區開發投資有限責任公司應收賬款收益權(一年期5萬起投) 會員:180******22升級vip,關注了遵義市新區開發投資有限責任公司應收賬款收益權(一年期5萬起投) 會員:185******95升級vip,關注了盤北經開2018應收賬款收益權定融計劃(5萬起投) 會員:182******65升級vip,關注了盤北經開2018應收賬款收益權定融計劃(5萬起投) 會員:132******63升級vip,關注了新能源汽車匯嘉一般債權資產轉讓項目 會員:181******36升級vip,關注了RC融產 4 號私募股權投資基金(恒大集團北京項目) 會員:153******21升級vip,關注了成都市瀚宇投資有限公司貸款集合資金信托計劃(成都青白江區) 會員:185******17升級vip,關注了惠盈保系列債權資產交易產品 會員:185******17升級vip,關注了惠盈保系列債權資產交易產品 會員:185******17升級vip,關注了惠盈保系列債權資產交易產品 會員:157******30升級vip,關注了融產1號私募投資基金(江南融府”高端地產) 會員:157******79升級vip,關注了麗江華坪城投2020年債權計劃 1 號(10萬起投) 會員:178******43升級vip,關注了寧波愛謙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 會員:178******43升級vip,關注了寧波愛謙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 會員:187******93升級vip,關注了新團圓服務區承包權資產轉讓項目(1年期,30萬起投) 會員:187******93升級vip,關注了新團圓服務區承包權資產轉讓項目(1年期,30萬起投)
消息
1、
申請理財師;自主發布產品信息
2、
認證合格投資者 認證可見獲取合理身份
3、
升級vip會員更多特權尊享
關閉
消息
1、
申請理財師;自主發布產品信息
2、
認證合格投資者 認證可見,獲取合理身份
3、
升級至尊vip,更多特權尊享
關閉
網站首頁金融知識一文讀懂索羅斯做空手法:他真的又在做空香港嗎?

一文讀懂索羅斯做空手法:他真的又在做空香港嗎?

2019-09-19   來源:鑫風口一站式高端理財平臺及理財師平臺   微信公眾號:鑫風口/xfkoucom


報道稱,索羅斯基金一度大舉買入約20萬張恒生指數沽空倉單,押注近期香港社會問題與經濟數據下滑引發港股下跌。

聽說事隔22年后,資本大鱷索羅斯又一次栽在了“做空香港”上?9月16日,香港《大公報》刊文稱,“金融大鱷”索羅斯企圖做空港股謀暴利,且是亂港份子背后的金主,勾結黎智英亂港。報道稱,索羅斯基金一度大舉買入約20萬張恒生指數沽空倉單,押注近期香港社會問題與經濟數據下滑引發港股下跌。然而,9月以來香港特區政府接連采取一系列措施穩定社會情緒令港股上漲,令他損失不小。

報道中披露的路徑大致如下:

8月13日

港交所期貨及期權總成交量和小型恒生指數期貨成交量創新高。(保守估計,1998年索羅斯一伙持有10萬張空單,這次預計不低于20萬張。)

9月4日

香港政府又提出四大行動推動對話,令港股回升,恒生指數單日一度暴漲4.3%。

9月5日

上午開始大手筆拋出期指空單,下午又開始拋壓股票,企圖最后一搏。但“恰逢”港交所電子交易系統出現嚴重故障,并決定下午2時起暫停衍生產品市場交易,被“關門打狗”。

9月6日

恢復交易,港股繼續上揚,宣告索羅斯繼1998年后再度大敗,估計損失達24億港元。

9月9日

索羅斯公開發聲,稱對打敗中國的興趣,勝過關心美國家利益。

傳言說得活靈活現,但這件事真的符合邏輯嗎?

眾所周知,索羅斯謀取暴利的手法是做空。我們先來看下索羅斯做空操作的一般邏輯:

  • 1發現問題:尋找存在泡沫的市場,作為沽空對象;
  • 2果斷出手:在泡沫高點果斷行動。主攻外匯市場,股市、期權多為輔助或配角;
  • 3等待救市,見好就收:一般被沽空的對象都會救市,一旦發現勢頭不對,立刻收兵。

他曾有幾句名言:“耐心等待時機出現”;“專挑弱者攻擊”;“進攻時須狠,而且,必須全力而為;若事情不如意料,保命是第一考慮”。

上世紀九十年代末,亞洲沉醉在虛假繁榮的“泡沫”當中,以索羅斯為代表的金融大鱷借機“做空”掀起“亞洲金融風暴”,從泰國開始一路席卷馬來西亞、印尼、韓國,直到在香港才遭挫敗。

1992年,做空英鎊——成為“擊敗英國央行的人”

真正讓索羅斯聲名大噪的是他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成功狙擊英鎊,這也是他的“最得意之作”。這場做空大戰讓索羅斯斬獲逾10億美元,也讓世人永遠記住了這個“打垮”英國央行的金融大鱷。

1990年,英國加入西歐國家創立的歐洲匯率機制。但英國經濟不景氣,需要以低利率來刺激增長。索羅斯認為,維持英鎊強勢純粹就是打腫臉充胖子,英國的高利率絕對維持不下去,英鎊貶值是必然。

1992年9月15日,經過精心籌備的索羅斯出場了。他開始大舉放空英鎊,英鎊對德國馬克的比價一路狂跌,英國政府陣腳大亂。到了16日清晨,英國政府無奈宣布提高銀行利率2個百分點,僅幾小時后又宣布提高3個百分點,將當時的基準利率由10%大幅提高到15%,并大量購進英鎊,希望以此增加對英鎊的需求以穩定英鎊匯率。然而,就在英國央行布局的同時,索羅斯早已開始對英鎊的空襲。大量英鎊被拋出,大量德國馬克被買進。

盡管英國央行購入了約30億英鎊以力挽狂瀾,但未能阻擋英鎊如雪崩般的跌勢。16日收市,英鎊對馬克的比價在一天之內大幅下挫約5%,英鎊與美元的比價也跌到1英鎊等于1.738美元的低位。此后的一個月內,又再度下挫約20%。

英國政府不得不宣告這場貨幣保衛戰以失敗告終,并同時宣布英鎊將退出歐洲匯率體系,開始自由浮動。

索羅斯和他的量子基金則在此次英鎊危機中獲取了逾十億美元的暴利。

1997年,做空泰銖——快準狠、動用百倍杠桿沽空引發亞洲金融海嘯

1997年,索羅斯預期泰銖將會貶值,并使用遠期合約進行做空。他的此舉也被認為觸發了席卷泰國、韓國、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等地的亞洲金融海嘯。

20世紀80-90年代早期,泰國是東南亞的經濟明星之一。1990-1995年間,泰國GDP年均增速達到9.1%。高速發展的一個特點就是需要大規模融資,為了獲取大量外資到泰國投資,泰國加快了金融自由化步伐,放開了資本管制。

開放資本賬后,開始吸引熱錢涌入泰國,資本大量流入催生了該國股市和樓市泡沫,股市投機性非常明顯。到1996年,泰國的外債已急劇上升至1128億美元,并且大多數是短期資金。但與此同時,泰國的銀行業,尤其是一些金融公司和小型銀行非常脆弱,它們當中有很多是由企業或者家族控制,還正在為資產泡沫大量提供融資。

狙擊泰銖是索羅斯預謀已久的。索羅斯很早就判斷,泰國經濟發展過熱,存在嚴重的資產泡沫,資產價格被嚴重高估了,包括泰國匯率也是被高估的,此外,泰國的金融管制在東南亞國家中是最為寬松的,如果狙擊泰銖,障礙也會最小。

索羅斯先是向泰國銀行借入上百億的泰銖。隨后索羅斯便將這些泰銖換成了美元,這些美元先不動。因為自1984年以來泰銖兌換美元便維持在25∶1的固定匯率,不存在貶值和升值問題。而索羅斯欲想通過做空掙錢,就必須把泰國的固定匯率變成浮動匯率,讓泰銖貶值。

索羅斯把錢借出來后就全部拋售,向泰國政府分批次買入美元,并不停的借泰銖拋泰銖,并如此反復操作…一時間,銀行和市場上都在拋售泰銖,恐慌情緒蔓延,于是羊群效應出現,市場上持有泰銖的機構和個人,開始瘋狂拋售,泰銖持續貶值,到了1997年5月,最低貶到了1美元兌26.70泰銖。索羅斯輕而易舉地借他人之手制造了泰銖貶值壓力。

除拋售泰銖,索羅斯同時還拋售泰國銀行和財務公司的股票,賣出泰銖期貨和遠期外匯頭寸,在市場上展開大肆做空行動。

索羅斯行動迅速,手法兇狠,讓泰國有些措手不及。泰國政府反應過來后,傾全國之力,對索羅斯展開了反圍剿:

1.泰國拿出50億美元外匯儲備,又和新加坡組成“聯軍”,總共動用約120億美元的巨資大幅買入泰銖;

2.直接用行政命令嚴禁本地銀行拆借泰銖給索羅斯大軍;

3.大幅調高利率,隔夜拆息由原來的1%,升至100%至150%,等于你借100,到時候要還200甚至250,借款成本大大提高。

泰國央行三管齊下很快讓泰銖匯率回穩,局面得到暫時控制。索羅斯這一戰出師未捷,損失了3億美元。

泰國央行本來以為這些舉措能打跨索羅斯的意志,讓他知難而退。但他們哪里會想到,索羅斯并沒有放棄。經過第一次的短暫失利,索羅斯判斷認為泰國外匯儲備較少,自己有足夠能力支撐下去。于是一邊積極存入保證金、囤積貨幣,一邊在市場上散布泰銖即將貶值的消息,吸引了大量投機資本蠢蠢欲動。隨著泰國資產價格泡沫破裂,金融部門問題顯現,國際投機資本又開始卷土重來,展開大規模進攻。

6月,索羅斯命令旗下的基金,出售美國國債來籌集資金,同時加杠桿,通過杠桿融資,就能取得相當于幾百億甚至上千億資金的投資效應。而此時,泰國手里除300億美元外匯儲備之外,已經無牌可打。

索羅斯這次卻打出了組合拳。除了在外匯市場搏殺,他還在股票市場、期貨市場、外匯即期市場、遠期市場、衍生市場全面出擊,環環相扣,用索羅斯的名詞,這叫“三維立體空間”。

除了拋售泰銖繼續打壓,索羅斯還將戰火引向股市,索羅斯在把開戰前買入的泰國權重藍籌股,低價拋售,瘋狂砸盤,由于當時匯市集中了幾乎泰國的全部資金,股市基本沒怎么抵抗,就一路恐慌性下跌,索羅斯又大量進行融券賣出,然后在底部還回股票,賺取差價,進一步放大了股市的下跌動能。

而早就出現泡沫的泰國樓市,在股市、匯市雙雙下跌的情況下,也出現崩盤跡象。資金出逃明顯,市場哀鴻一片。很快,泰國央行30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宣告”彈盡糧絕”,他們要想泰銖保持固定匯率已力不從心。

1997年7月2日,泰國宣布放棄固定匯率。結果形勢沒有緩解,泰銖繼續暴跌,當時泰銖匯率狂跌20%,到了7月24日,泰銖兌美元降至32.5:1,再創歷史低點。7月28日,泰國向IMF發出救援請求。泰銖崩跌標志著東南亞貨幣危機全面爆發。

此役,國際炒家大獲全勝,并攜得勝之威橫掃東南亞:菲律賓比索、印尼盾和馬來西亞林吉特相繼貶值,新加坡也受到沖擊。泰銖崩塌最終演變成席卷全球新興市場的亞洲金融危機。

這時索羅斯也鳴金收兵了。據估計,在整個東南亞的金融危機中,索羅斯一共卷走了20億美元,不僅包括來自匯市的收益,股票市場、期貨市場也是收獲不菲。

1998年,做空港元——鎩羽而歸

索羅斯攻擊泰銖引發金融危機,泰國、印尼等國應聲倒下,隨后大鱷刀鋒直指香港。

當時的背景是,雖然香港基本沒有當時泰國那么糟糕,但房地產和股市也出現泡沫。香港房價在1997年之前七年上漲4倍,恒指一再突破新高,并在1997年8月7日創下16673點高位。但港幣實行有自調機制的聯系匯率制,不易直接攻破。

聯系匯率不同于固定匯率,簡單來講,香港的三家發鈔銀行,包括匯豐銀行、渣打銀行和中國銀行,只要發行港幣,就一定要先存美元到香港金融管理局。如果不存美元進去,就不能發行港幣,這就是聯系匯率。香港作為英國殖民地時而采用此匯率制度,開始是與英鎊聯系,1972年取消,1983年再度啟用,與美元聯系,發鈔行在發行港幣時必須按7.80港幣兌1美元的匯率向金管局上繳美元、領取負債證明書,才能開始印鈔。

索羅斯及其他投機客認為香港維持住聯系匯率制度的成本高昂,認定香港政府挺不過去,所以便開始積極研究,之后很快就對香港發動攻勢。

1997年11月,對沖基金開始對港元進行了長達十幾個月的進攻。宏觀對沖基金在匯市、股市及期市聯動造市,全方位發動對港元的立體式襲擊:首先大量賣空港元現匯換美元,同時賣空港元期貨,然后在股市拋空港股現貨,此后在恒生指數期貨市場大量沽售期指合約。

最后,在香港政府的頑強抵抗下,對沖基金三次進攻(1997年10月、1998年1月、1998年6月)均未夠能摧毀港元。

1998年8月5日,在美國股市大跌、日元匯率重挫的配合下,對沖基金開始對港元發動第四次沖擊。包括索羅斯量子基金在內的國際炒家發動攻勢,開始炒賣港元,先向銀行借來大量港元向香港政府拋售,換來美元借出以賺取利息,同時大量賣空港股期貨。

對索羅斯等大舉拋售的港元,香港金管局照單全收。索羅斯等大幅砸盤引起股指大跌,港府向中央尋求援軍。香港政府攜巨資正式投入股市和期市交易。港府甚至向香港中銀等券商發出指示,不惜成本地吸納恒指藍籌,抬高期指。

整個8月,時任香港特區財政司司長的曾蔭權率同財政官員采用靈活手法,沒有大幅加息,只大量動用外儲的美元承接港元沽盤,再用港元購入香港藍籌股作為長線投資。此項全新策略成功穩定港元匯率及恒生指數。

香港政府最終以近1200億港元(約150億美元)大量購入港股,炒家撤退。索羅斯最終認栽,鎩羽而歸。索羅斯們是私募對沖基金,從未公布此戰的損失,坊間傳言是虧損約10億美元。

此役,香港政府動用大量外匯儲備投入股市,一度占有港股7%的市值,更成為部分公司大股東。此役,也成為現代金融史上,最激動人心、最為波瀾壯闊的一頁。

2012年,做空日元、做多股指——狂賺逾10億美元

索羅斯最近的一次大手筆做空,是做空一向有“避險天堂”之稱的日元。

早在開始做空日元數年前,索羅斯就已預測日本市場可能產生讓其獲取巨額利益的大機會。為此,他也一直在耐心等候下手的最佳時機。

2012年底前的數年間,日元走勢保持堅挺,和長期一蹶不振的日本經濟基本面,形成巨大反差。2011年的大海嘯更重創日本經濟,而日本經濟的復蘇并非一朝一夕所能完成。這種情況下,包括索羅斯在內的全球宏觀策略對沖基金,普遍認為日元被高估,并期望從中尋找沽空獲利的機會。

2012年末,時任自民黨總裁的安倍晉三公開宣布其意圖削弱日元以提振經濟的計劃;安倍提倡的一系列激進的刺激經濟的政策(即所謂的“安倍經濟學”)包括:設立2%的通貨膨脹目標,無限期量化寬松貨幣政策,10.3萬億日元經濟刺激計劃,以及日元大幅貶值刺激出口。安倍喊出的競選綱領,也吹響了日元空頭們的集結號。

索羅斯的此次做空日元,離不開其得力干將: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SFM)的首席投資官貝森特。大手筆做空日元,必定會引發日本監管部門的“注意”,貝森特主要策略是通過日元利差交易放大杠桿融資,大量買進押注日元貶值與日股上漲的衍生品投資組合。在做空日元的同時,并以杠桿融資買漲日股作為“掩護”。

這也是索羅斯慣用的手法之一:做空外匯市場,做多股票和指數。索羅斯認為日本解決經濟困局的方法只有貨幣貶值,而貨幣貶值會引發另一個現象,就是短暫的股指繁榮,注定這是一筆穩賺不賠的生意。

做空日元,索羅斯并非獨行俠,一些對沖基金也因押注日元下跌而斬獲頗豐,其中包括艾因霍恩(David Einhorn)的綠光資本(Greenlight Capital) , 勒布(Daniel Loeb)的第三點對沖基金(Third Point LLC)及巴斯(Kyle Bass)的海曼資本管理(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都分享了“安倍交易”的大餐,但索羅斯無疑是這場做空戰役的最大贏家。

回過頭來看,此次《大公報》披露的索羅斯再次做空香港,似乎與上面這些案例都有所不同,事實是否可信,有待驗證!

不出所料,在索羅斯下注期間,日元大幅貶值17%,而日本股指日經225指數則上漲了28%。

(來源:騰訊財經綜合


? 大连十一选五走势图
不要钱的打麻将游戏 15选5历史开奖数据 篮球比分直播90vs篮球足球 上海天天彩选4历史 大发棋牌辅助下载 山西十一选五查询 19年大乐透走势全图 和朋友二人麻将app 北京11选5走势图表一定牛 22选5复式二等奖多少钱 棋牌游戏怎么刷金币? 广西快乐十分假不假 德国赛车开奖网站 盈策略 北京快乐8是正规的吗 安卓千炮捕鱼单机版